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泵

测试阴阳神帝第两百五十一章旗鼓相当

2020-09-17 0人读过

阴阳神帝 第两百五十一章 旗鼓相当

而现在完全不同了,掌握了剑念,不但可以越级挑战,而且在同境界中绝对是无敌的,这是一种控制对方情绪的精神力攻击,当然如果遇到同样也修炼精神力的高手,会适得其反,但是不能不说这是一种轻易粉碎对手的有效手段。

鲁涛也觉得惊讶,难怪这小子能够抹杀元神期高手,身上果然有不少秘密,除了剑念之外,他还有多少本钱,真的是对这小子越来越感兴趣了。

林波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不要说鲁涛白城和余川泽在场,就是不在他也无法忍受了,当着这么多外门弟子的面自己岂能就这样认输,怒吼一声,连续的使用火焰战刀攻击,每一招都是抢攻,试图用凌厉的刀法成为屏障将悲天剑念的攻击力屏蔽在外。

赵腾空上次击杀向天平的确有偶然的原因,要不是动用了一道剑意力量是无法做到的,但是他不想动辄就动用自己的底牌,冷哼一声,手中的宝剑见招拆招,迅猛无比,双方的攻击都如同闪电一般,在空中连续的舞动,形成了可以粉碎一切的劈杀,当两人都从空中落地的时候,林波的身上已经多了十几道伤痕。

这令众修炼者都不由露出了惊骇之色,败了,竟然是灵劫期后期的林波败了,如果这些伤痕不是赵腾空的确力量不足的话,那就是有意饶了林波的性命。

但是看赵腾空气定神闲的模样,哪里有丝毫力量不足的样子,如果林波还要脸的话,就应该立即认输了。

可林波岂能服气,自己修炼了近百年的刀法竟然无法使用出来,就被这小子给击败了,但是要想将这小子击败,将丢掉的颜面都找回来,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使用自己的秘术,但是使用秘术的话这可是要付出大代价的啊,林波的心中也在犹豫。

“不,士可杀不可辱,要是我不将这小子击败的话,我就要被大家耻笑,这我绝对不能忍受!”林波的心中在怒吼,猛然之间一股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我们正在研究促进服务业发展的实施意见强横的力量在爆发,连续的爆炸,连续的力量升腾,高玉等天武宗弟子本来脸色大变,没有想到赵腾空这样快就将大师兄给击败,高玉更是心中后悔,何必去惹这个家伙,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

“大师兄,不可!”高玉第一个反应了过来,他知道这是林波的秘术,身外世界,一旦使用的话的确可以让力量忽然狂暴起来,力量堪比元神期,这是一种能够化身元兽的力量,但是如果使用之后就会让自己的修为大减,现在林波是灵劫期的中期,而用过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恢复。

在原世界中,林波曾经不止一次使用,但是那时候有宗门救助,而现在玄天学院会为他出手吗,林波在天武宗是强者,是天才,但是在玄天学院可以说什么都不是,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林波根本就不管这一套,是修为实力也好,是秘术也罢,就算修为大减被踢出玄天学院都行,只要能够将这个羞辱自己的家伙给击杀,什么都可以承受。

手中的战刀不断的舞动,已经没有什么招式,他已经化身成为了一头元兽,虽然只是幻化出头脑,但是已经拥有了元神期的力量。

白城的脸色微微一变,秘术是绝对禁止的,因为这是一种不公平的力量,并不是本身的实力,而是借用自己的修为为代价来换取更为强大的力量,这对于修炼者本人也没有好处,因此学院对这样的做法是格杀不论的。

他看了鲁涛一眼,这是鲁涛的权利,鲁涛微微一笑道:“放心吧,这小子没有那样容易被抹杀的,嘿嘿,我看好这小子。”

忽然,鲁涛都觉得不对,发现宽敞的挑战室中多了不少人,他心中明白这都是十宫的人,不知道听到了什么风声也来观战了。

虽然各宫都有人接引弟子进入本宫,但是并不是说一定就要成为该宫的弟子,因此相互都在打听对方有什么好的苗子,进行明争暗斗,都想要将最好的苗子罗到自己的手中。

赵腾空在剑宫的战斗,其实并不能够瞒住外宫的高手,因此这些外宫的高手也相继而来,竟然十宫的人都到齐了。

“嗯,鸿华宫?”鲁涛的目光不由一变,他看到了一个美丽少女,气质芳华,妖娆多姿,娇躯修长,凹凸玲珑,那成熟的身体令无数目光都不由呆滞,他不由苦笑一声,走了过去。

“宣花夫人,原来你也来了。”鲁涛缓缓的道,眼中有些忌惮。

宣花夫人,是鸿华宫的执事,地位之高仅次于宫主长老,拥有涅槃境后期实力,要说实力鲁涛并不觉得自己比宣花夫人差,但是宣花夫人代表的可是鸿华宫!

“鲁师兄,你也在这里啊。”宣花夫人感兴趣的道:“这小子有些意思,因为我也来看看,你觉得这小子能够破了对方的秘术吗?”

鲁涛心想看来自己的竞争对手不少啊,本来白城他们都未必愿意放人,现在连鸿华宫都来人了,而且一下子就是宣花夫人,这事情就难办了。

“呵呵,我已经试探过这小子的实力,他的心境很强,现在只是他的假象。”鲁涛虽然和宣花夫人在说话,但是眼睛可一直盯着赵腾空,现在的赵腾空表面上看来被林波的攻击打的很是吃力,现在是完全的守势,但是鲁涛这样的境界岂能看不出来,赵腾空的进退有法,并不慌乱,显然是在抵挡的同时找寻对手的破绽。

赵腾空也没有想到林波竟然还拥有秘术,可是有秘术对于境界比自己低的人使用这就说明自己已经败了,可是对手已经使出来了,就一定要破了他!

的确非常的困难,赵腾空并不想使用剑意,这是自己的底牌,要老是使用的话虽然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但是对于自己的实力没有好处。

赵腾空也要试试,自己到底长进了多少,能不能在不使用剑意的情况下击杀对手,毕竟眼前的林波虽然堪比元神期和齐向平相比还是要差了一筹,因此赵腾空感觉上是没有当初对付齐向平那样吃力的。

同样是元神期,林波是使用秘术,因此力量虽然狂暴但是却并不稳定,和齐向平循序渐进的达到元神期完全不同,如果再次遇到齐向平的话,不依靠剑意的力量赵腾空有信心维持三十招不败,但是之后就会落在下风,而现在的林波却不能给赵腾空这样危险的感觉,赵腾空反而是越打越有信心。

他的狼狈只是因为他在寻找对方的破绽,他要找到对手的弱点进行最后的一击,如果是用强力的手段只会令两人两败俱伤,甚至自己会伤的更重,因此赵腾空并不想要这样的结局。

“这小子真的有这样强?”余川泽不由瞪大了眼睛:“我现在相信你说的是实话了。”

“原本应该没有这样强的,”白城的眼中也不由露出了吃惊之色:“虽然他的确杀了元神期的一个家伙,但是我曾经调查过大武世界幽州的人,他们说是这小子体内有一种特殊力量,但是现在他并没有使用这种力量,可越是如此越是让我觉得这小子的不凡。”

“是啊,你现在还坚持要收这小子为弟子吗?”余川泽的眼中不由露出了贪婪之色。

“我的实力做不了他的老师了,看来我们师兄弟中也就我们的大师兄够格吧。”白城低声道:“其实我觉得就算是宫主都未必能够有资格,剑宫中能够做他师傅的也许只有一个人,可惜他已经-------”

余川泽沉默了,他知道白城说的是那一个人,小师弟,昔日小师弟在的时候那是何等的风光,那可是玄武学院的顶尖弟子,虽然那时候小师弟还是刚刚出现,但是却已经令人瞩目,他三十多岁就差点要进入神通境界了,可惜在他极为耀眼的时候忽然消失了。

“是啊,要是小师弟在------”余川泽忽然醒悟了过来:“看着,这小子开始反击了!”

果然,赵腾空开始绝地反击,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就是如此,他的目光充满了自信,他相信自己就算不用剑意也同样可以让对手落败,这种自信来自于赵腾空的忽然领悟,在处境极为艰难连续被林波的刀气所击伤的时候,他没有使用剑意,他咬牙忍受着剧痛也要用自己的力量进行抵抗,除非是他没有自信完成对对手的绝命攻击。

终于被他找到了,他发现余川泽的攻击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章法可以找寻,但是攻击的中间有一个空隙,这也许是林波的习惯动作,可是这个本来是微小的破绽但是却在赵腾空的眼中越来越大,越来越耀眼,赵腾空终于开始了反击。

本来那些天武宗的弟子都在为大师兄叫好,既然林波已经是这样做月份在种植面积下滑及各国政府干预加深、高等级棉供不足的支撑下的,那就一定要将赵腾空给击杀,而赵腾空一次次的逃出生天令他们感到非常的沮丧,但是他们的心中恨不得能够将赵腾空立即击溃,要是这样都被这小子逃命,付出这样大的代价实在是不值得了。

但是现在情势忽然变了,轰的一声,赵腾空连续后退,好像狼狈不堪,林波的眼中露出了犹如元兽一般的狞笑,猛然挥动手中的火焰刀,向着赵腾空猛然劈下,气势滔天,拥有俯视天下的力量,好像任何的对手都可以在这样的力量攻击下粉碎一般。





济南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丽水白癜风好的医院
南宁白癜风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