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雕刻切割设备

妖翼遮天第二百三十五章血洗

2020-07-13 0人读过

妖翼遮天 第二百三十五章 血洗

*阅读量破百万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写的有很多瑕疵,但每一个文字却也耗费心血,请上海商品住宅市场会面临供不应求大家多多支持,不好的地方给予批评,谢谢!

这些悍匪们看到自己的老大悍匪头子已经死了,他们已经没了靠山那还有半点在出现拦路时的凶狠蛮横,现在的他们如同一个个的跪在地面上,鼻涕和眼泪都是一起流了下来,已经分辨不出在他们脸上的y体到底是鼻涕还是眼泪了。

准确的说现在悍匪们脸上的透明y体是鼻涕和眼泪的混合y体吧,看起来十分的凄惨,当然这样的景象落在向朵和向薇这对小姐妹的眼中就觉得十分恶心,毕竟小女生都是比较爱干净的嘛,至于秦凯他们就没有这种感觉了。

这些悍匪们由于常年都游走于刀尖之上,脸上难免都会有一些伤疤,怎么看起来都不像是好人,伤疤是一方面,这些悍匪长久以来养成的气质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这他们站在那里看起来就不是好人,所以这些悍匪也是最低级的悍匪,只要站在那里就像是在说老子就是悍匪,还不躲的远远的样子,这样明显的气质也只能在这荒山野岭中做一名悍匪,上不了大台面。

故而在这群看起来就不像是好人的悍匪脸上出现痛哭流涕的表情在秦凯一行人看来都是感觉到非常的别扭,心中竟是生不起任何可怜的情绪。

要说这帮悍匪也算是豁出去了,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嘴中还说着各种忏悔和求饶的话语,那态度要看起来也是十分的真挚诚恳,而且其中那位“哐当哐当”磕头把自己的头都给磕破了盗匪更是能够让秦凯一行人看出他诚恳的道歉态度。

可能是境界越高越珍惜自己的生命吧,这为了祈求学院一行人放过他而磕头认错甚至把自己的头磕出了血的悍匪真是一名拥有凡境六重修为的悍匪,这一众悍匪中除了悍匪头子之外就只有两个悍匪拥有凡境六重的修为,这磕头认错的悍匪便是其中之一。

“哎呀,这得多疼啊!看他也挺可怜的,要不我们就放了他吧。”

在看到这名拥有着凡境六重修为的悍匪为了活命“哐当哐当”的给他们磕头,磕的自己的额头都变得血r模糊的,血水更是随着他的额头流在了他的脸上向薇这个素来文静的小姑娘都是有些看不下去,有些试探性的对秦风说道。

向薇也是知道在他们这一行人中最有资格决定怎么处置这些悍匪的人就是秦风了,毕竟秦风使他们之中实力最为强大的,最为关键的是秦风解决了悍匪头子,才让他们取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让这群本是穷凶极恶的悍匪跪地认错。

当然,他们都不知道方信在暗中动用了自己的魂魄力量,帮助了秦风让悍匪头子眩晕了那么几秒,不然以秦风的实力想要杀死悍匪头子不知要何年何月,方信不说不会有谁知道,而方信也不可能会说,所以自然,这杀掉悍匪头子的功劳就算是彻底的落在了秦风的头上。

虽然向薇看到这些悍匪们看似真诚的道歉和认错心中可怜他们,心软的想放过他们,但她还是十分识大体的,如果这要是换成向朵,早就叫嚷着让这群悍匪直接离开了,根本不会管什么秦风不秦风,只要她自己决定了就可以了,这也是向薇和向朵这对姐妹完全不同的地方。

但也正是因为性格不同,对于这群悍匪一个个非常可怜的祈求模样向朵根本没觉得可怜,也没有什么想要放过他们的想法,可是向薇却是十分可怜这群悍匪,想要放过他们一名。

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向朵和向薇虽然都有自己好的地方,但同样也都有自己的不足之处。

听了向薇的话秦风只是轻轻的瞥了他一眼,没有给予她任何回答,只是手握青锋剑径直的向这群正在跪地求饶的悍匪们走了过去,向薇看到秦风对他似乎不怎么愿意搭理也不在言语,也不恼,只是静静的看着秦风走向那群正在跪地求饶的悍匪们。

“英雄,放过我吧!”

一名脸上沾染了很多鲜红色血y的悍匪看着秦风向他们了过去痛哭流涕的对着秦风说道。

这名向秦风求饶的悍匪正是之前那名不停的磕头,磕的头破血流的悍匪,他的修为也是有凡境六重,可是面对凡境七重的秦风他却是没有丝毫想要反抗的想法,只想要祈求秦风的原谅,让他放过自己。

人生的大起大落用在这名拥有凡境六重修为的悍匪身上正合适,之前的他还是那般的气焰滔天,此时却是一副跪地求饶的模样,那还有半点开始时的意气风发,这名拥有凡境六重修为的悍匪在悍匪中也是除了悍匪头子之外全力最大,最有威望。

与悍匪头子相差了近十岁,却处于同样的境界,不得不说他还是有些天赋,更何况他从小也没有受过什么系统的训练,只是自己琢磨修炼,能够有这样的修为已是实属不易了,虽然他的实际实力与悍匪头子是没有什么可比性的,不过相差的也不过玄气的浓厚程度和经验罢了。

在悍匪之中他也算是天之骄子一般,可是如今势比人高,他就算在悍匪中得到了怎样的赞誉,在这群学院学生的面前仍然要跪地求饶。

虽是跪地求饶,磕头认错,但他的心中可没有丝毫想要认错的道理,他的心中只有仇恨,他已经把在场每一个容貌烙印在了心中,他想要报复,以他的天赋,只要肯努力修为肯定迟早会超过死去的悍匪头子。

此刻充满仇恨的他已将产生在他那脑海中的仇恨种子深藏在了心中,他现在可以说不要脸的跪地磕头求饶就是为了让学院一行人对他心生怜悯,会放过他。

只要他能够逃过此劫,这个巨大的耻辱他迟早是要还的,心中已经打定主意的他已经暂时舍去了尊严,他在找一切的机会,尽一切的努力想要获得生的机会。

只要活下去就可以有报仇的机会,但他真的会有活下去的可能吗?他真的会有能够报仇的可能吗?这一切在现在来看都是一个未知数,但是在一秒向他走来的秦风却是给他带来了答案。

“刷~”

走到了他面前的秦风看着他笑了一笑,他看到了秦风的笑,他也笑了,他觉得他有了活下去的可能,可是下一秒秦风挥动手中青锋剑的声音却是传入到了耳朵中。

“噗嗤!…”

鲜血从他的脖颈处喷发了出来,染红了黝黑的土地,也染红了他的衣衫。

他看到了他的同伴们惊恐的目光,只不过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伙伴们都是倒着的,转动眼珠的他发现了自己的身体,可他的身体却是没有脑袋,只有了一个无头的躯壳,而原本深蓝的衣衫上已经被鲜红所侵染。

这是他才明白,他已经死了,他不解,他彷徨,他惊恐,他不甘,可最终他还是闭上了自己双眼,他死了,他知道了自己的结局,带着仇恨和不甘,他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

“兄弟们,他们不给我们活路,咱们拼了!!!”

看到了秦风狠辣的手段,这些原本跪地求饶的悍匪们都是快速站了起来,其中一个悍匪重新抬起了手中的大刀指向继续向他们走来的秦风,口中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吼叫。

这些悍匪已经是看出来了,秦风没打算给他们留下活口,任由他们在怎样求饶也不会有任何机会,所以这些悍匪们也放弃了求饶,他们现在又重新举起了刀,他们想要做的是反抗。

此时活着的悍匪已经只有一名凡境六重天的修炼者了,其余的都是一些凡境五重天的修炼者,但是他们的眼中都已经是充满了血丝,今年上半年华为联合中国电信推出的年度CDMA智能AscendC8812他们的身上开始有死去溢出,他们随是反抗,但他们心中已经大概能够猜得出自己的结局,他们只想要让这群不放过他们的学院学生能够有几人给他们陪葬,他们已无求生的念头,这样的悍匪才是最可怕的。

“啊!!!”

从这些心生死志的悍匪们口中发出的声音已经不能够确定这是从人的口中发出,这仿佛是来自于抵御的哀嚎,充满了绝望和凄惨,但这样的声音才是最为可怕的声音。

“走,我们去帮秦风兄!”

向运虽然此时也是来了劲头,看到悍匪们都是重新拿起大刀冲向了秦风他招呼起学院的学生也是手拿青锋剑向悍匪一方冲了过去。

一场战争又这样开启,但这场战斗却没有像第一次那样的僵持,没有像第一次那么的漫长,没有多久的时间这场战争便是结束了。

战争的结果是学院一方取得了完胜,这是没有任何意外的结果。

悍匪一方虽然在战斗都是悍不畏死,一心想要拉上几个垫背的,但是他们的境界就在那里阻碍着他们,他们也不能发出超越出境界极限的力量,而又只剩下一个凡境六重天的修炼者。

学院一方除了秦凯之外全部都拥有凡境六重的修为,而且秦风还拥有凡境七重的修为,悍匪虽然也算是挺住了很长的时间,但仍然是没有能够抵挡的住学院一方猛烈的进攻。

一场战斗就此结束,本是安静幽谧的树林此时已经多上了很多具残尸,一片黝黑的土地此时已经被血y侵染成了血红色,一片血红色的土地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不过幸好的是这里荒无人烟,没有什么人从这里经过,不然胆子小的人一定会被吓到。

秦凯等人看到这变得有些血腥的树林都是心情有些沉重,但也是松了一口气,一场恶战终于结束了,这对于在他们之中的很多人来说都是第一次实战,真正真刀真枪,真正堵上性命的战斗。

虽然他们的修为和实力都没有实质的提升,但他们的心境却是有了一些改变,他们终于体验到了真正的死亡距离那么近是多么惊险的一种感觉,这对于他们之后的修炼来说无疑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只有真正的体验到接近死亡的感觉,才会珍惜自己的生命,才会明白实力的重要性。

这些学院中的学生们相比于风雨里“拼搏”的悍匪们来说只能算得上是温室里的花朵,虽然有些天赋,也有些实力,但却缺失了经验和一种搏命的劲头,从刚才的战斗中就可以看得出,不然也不会被实力比他们还要弱些的悍匪所压制。

悍匪们虽然品性败坏,但是他们所受过的苦也不是这群学院中的学生们能够比拟的。

泰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鼻炎用药
鹤壁白癜风医院有哪些